东方梦幻专访第三楼CEO克里斯 畅聊VR未来

作者:亚博小程序东方 | 时间:2016-12-15

  2016年12月5日,北京,好莱坞著名数字预演公司第三楼CEO克里斯·爱德华兹(Chris Edwards)访问东方梦幻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梦幻)北京总部畅谈合作事宜并接受采访。

  此次采访东方梦幻VR事业部总监程释揆作为公司代表采访克里斯·爱德华兹,采访内容包括数字预演技术及应用及对VR产业发展趋势的看法与分析,最后克里斯接受东方梦幻聘书,成为“VR the Future VR青年导演计划”的导师。

  美国虚拟现实公司(VRC)联合创始人、首席制作官,同时也是美国著名数字预演公司第三楼(The Third Floor)的首席执行官,后者作为全球领先的数字预演工作室,合作范围遍及全球各大制片公司、出品方,每年提供的数字预演服务超过40部电影,主要作品包括漫威影业的《复仇者联盟》、《X战警》系列,最新作品有今年上映的《奇异博士》、《魔兽》、《奇幻森林》、《神奇动物在哪里》等知名影片。

  在克里斯的事业之初,他首先在迪士尼从事数字电影制作工作,之后在著名导演乔治·卢卡斯的工作室天行者庄园工作,经过10年的磨砺,累积了海量的3D数字资产,合作过众多世界顶尖级导演,在CG VR内容创意开发领域中,像他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优势与资源的人才实属罕见。  

  亚博小程序移动、东方梦幻董事长孟宪民先生(左)、东方梦幻总经理王冰先生(右)为克里斯·爱德华兹颁发“VR青年导演计划”导师聘书

  访谈实录

  美国第三楼公司如何平衡艺术与科技之间的关系

  东方梦幻:很荣幸能采访到您,这次来中国有什么感受?

  克里斯:很开心,特别是在这里,我被那么多艺术家和了不起的技术人员包围着的时候。我这次来中国,看到那么多人对新兴的VR市场抱有极大的热情,真的让我很受启发。

  东方梦幻:听说“第三楼”的人不但是艺术家而且也都很擅长科技方面事情,皮克斯曾经说过“艺术挑战技术,技术启发艺术”你对此怎么看呢?

  克里斯:绝对是。我们的工作室是在乔治·卢卡斯的天行者庄园的第三层创立的,在那里我们将高科技和美术相结合应用于他的电影创作,为他的星球大战系列注入了生命力。迄今,已经经营了十三年。

  我们还是很看重创意远见与技术能力之间的平衡,事实上有好多次我们在对漫威大片进行创作时,我们都会遇到这样的挑战,比如说最近在中国上映的《奇异博士》,那算是个巨大的成功。像这种电影,我们不仅仅要想象画面该是什么样子,而且也要一直咨询我们的视觉特效总监,想了解在音效上和视觉特效方面能达到什么样的极限,并且要把这些都考虑到我们的设计中去。我们先退一步说,我们的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预演公司,我们做的是用电脑图像来协助所有正片的设计,大概75%是好莱坞大片,我们设计游乐场,我们设计游戏,而现在也设计虚拟现实体验,就是动画蓝图。如果理想的话,它会帮助电影制片人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就像你在《奇异博士》中所看到的新奇画面一样。  

  预演在电影制作中的地位以及电影制作的全过程!

  东方梦幻:你觉得预演对于整个电影制作的流程有多重要?

  克里斯:我觉得非常重要。以前传统电影制作人用了分镜师来布局镜头,一场接一场。但是他们能做到的还是有限,因为当时没办法让这些镜头以动画形式呈现。现在有了预演,重播的能力,在电脑里做很多版本的迭代流程,你完全可以做到精雕细琢,使之更接近导演理想中的样子,这就是预演真正的用途。

  在好莱坞,预演被应用于对各种想法进行组合,主要先从导演开始,并且也将导演身边的构思者们的想法考虑进去。艺术指导、摄影师、剪辑师一起通过预演蓝图来进行策划拍摄和最后的视觉特效制作。所以事实上它不止被我们用于电影制作,预演也是作为我们涉及虚拟现实体验的一种方法。  

  东方梦幻:我们也有些来自网友的提问。

  克里斯:你们好啊,网友们!  

  东方梦幻:有人想问你的是,当你拿到一个剧情片的时候,你从哪些角度来展开你的思维,而总的来说是什么样的一个思维过程呢?

  克里斯:这问题很大,但是我还是感谢你的提问。你知道,一部电影的预演过程是从剧本开始的,因此我们要先读剧本,然后把它划分成不同的镜头。每一个镜头要求有细微的差别来表达,有时候我们只用分镜头脚本,有时候我们会创造一个完整的环境,然后制作人物动画,再然后我们想办法通过不同摄像机角度来对人物动作进行最佳的拍摄,另一个途径是我们给导演创造一种即时虚拟现实体验,这样他们能在设定好的环境里走一走,看下人物造型,用台VR摄像机或者虚拟摄像机,又称“V-Cam”来拍摄动作,就像这些动作在现实中真的发生一样,但是其实都在虚拟世界里,这一切都是给他们预演开拍时跟真正的演员在一起会面临的情况,这个就是我们流程的一个简单介绍。

  基本上我们和一些小团队的艺术家们或是很有天分和创意的某个人合作,他们给导演带来很有创意的想法,每一名艺术家都能做出很多新的拍摄内容,然后把这些交给剪辑师,剪辑师要把它们剪成一个系列,从而让这些艺术家们作为一个创作团队提交给导演最优质的一组内容。之后导演会评价这个场景动作,比如他说“这儿挺好,中间的部分我有些别的想法,你觉得有办法把结局做的更刺激些吗?”。然后类似这样的评论会被反馈给我们的团队,之后我们一起努力为了让它第二天变得更完善并且不断改进,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导演实在是想不到其他该加的东西为止。通过这个方式会产生很多好的想法,但是同时也有很多技术方面的挑战。到这个阶段,我们从视觉方面很清楚导演要实现什么,但是我们不一定知道技术上怎么做。所以我们要从预演进入到被称为“技术演习”的阶段。

  技术演习让我们通过绿屏来策划某些技术,就像这里!(采访间为绿幕影棚)某些情况下我们通过专用机械手臂运动来控制摄像机,或者采用各种摄像机吊车,甚至尝试如何用不同元素来拍摄,人物和背景是要分开拍的。这一切的分析运用到技术演习中,这样我们才能将最佳方案执行下去。而且每个决定都得通过团队讨论,所有在现场搭建环境的实际布景制作者们,携带设备的人员,准备摄像机的人员等。我们大家一起进行这个集体艺术形式,当整部电影制作时,会更清楚他们的工作对全局有何意义。  

  VR电影创作中交互体验如何实现!

  东方梦幻:我们聊聊虚拟现实吧,你也知道2016年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元年,那么你觉得在这一个背景下,未来对于您以前的艺术创作来说会有怎么样的冲击或者机会呢?

  克里斯:你知道现在由于一些技术方面的限制,VR的挑战性还是挺大的。VR也分很多类型,一种叫360度影像VR(全景视频),但在我看来这不算真正的VR,这是体验环绕媒体的一种方式,但是除非你能在那个媒体里面做动作,否则你不算完全沉浸到该媒体里。我个人认为,至少你能动自己的头,你能从不同角度来看某个人或者事物。但是用360度VR讲故事还是不错的,只是说你得意识到如果观众能看到的东西不够多的话可能会觉得无聊。这是因为观众看360度视频时,观众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伸出手来碰东西,或者为了发现某个新东西而往某个方向走。他们一发现这个做不到时,那就成了这个媒介的限制。一旦你开始用VR游戏引擎,用电脑图像,你就能扩大电影语言的可能性。

  在VR里你能做得更多,但是目前还有很多限制,因为受限于你客厅的面积,或感应器跟踪的范围,你只能走这么远。目前HTC Vive和 Oculus就是这样。这个就是我为什么认为电影制作人会先在主题公园和其他游艺中心测试虚拟现实的原因,这样让很多家庭和世界各地的人都能来体验目前质量最好的虚拟现实,然后随着那些体验变得更尖端,Oculus和Vive的消费版和其体验内容也会跟上。这的确是一种演变过程,VR的能力一直在增长,而我们作为VR创作者得意识到它的局限性,然后按VR目前的优势来走。  

  东方梦幻:我觉得VR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交互,你觉得呢?

  克里斯:绝对是。  

  东方梦幻:这样的体验让观众参与到电影里头,如果我们能影响电影体验的方向,这个跟传统电影完全不一样,对吗?如果每个观众对里面的环境有不同反应的话,VR电影怎么处理这种新叙事问题呢?

  克里斯:我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但是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挑战。没有百分之百的观众会用同一个方式去体验。其实每个人的体验都各不相同。但是你作为VR体验导演能设计某个动作路线,就是最吸引人、最有诱惑力的的动作路线。为了做到这一点你得先预计人在这个环境里的时候,倾向于先看什么,你知道我今天早些时候举了个例子,比如你在一间屋子的中间,然后导演能用灯光来显示“哦!屋子中间有个亮点”,虽然屋子里有很多其他东西,但也许这样相当于跟观众说“喂,那里可能有你该查看的东西”。随着一个人靠近,比如靠近屋子中间的一个箱子,如果在游戏引擎里,距离那个箱子一定范围时可以引发一个动作或动画。比如一个人在靠近,然后哦!箱子崩开了,然后也许箱子里有东西,对吗?人家一开始盯着那个东西的时候,你作为导演就采取导演控制观众的第二种方式,就是音效,对吗?因为用的是立体音,所以观众被声音所环绕,如果听到来自后面的声音,就会四周看,完了之后呢,头转回来看箱子, 发现原来里面的东西没了!明白吗?这个就是一种讲故事的方法。

  你可以创造由观众的参与所引发的一系列事情。你知道为了引发某个事件,观众得在这个位置做这个动作。你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但是你知道将来会发生,对嘛,除非他们完全放弃参与,但是如果他们还在继续参与,他们肯定会引发事件。然后你作为导演可以决定“好的,接下来呢?”在我看来是一系列的不同的事件,不完全是一个单线流程,它是一系列的快速动作,从这个事件到那个事件,然后这个事情会发生,但只有你通过某个做法或者离某个东西很近时才会触发它。这个并不需要像我之前举的例子那样明显,但是如果不久的将来你能通过暗示就可以控制观众的反应,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呢?所以基本上如果观众在看着一个人物,它是一个非玩家角色或者“化身”,那就是说你正在虚拟现实里面跟另一个角色互动!例如里面某个人物长得很吓人而让你后退,导致你头部轻微晃动,也许会激活电脑里某个效果让那个人物变得更凶,但是如果你没有反应呢?这样的话人物的响应也许不同。对于VR有某些方面会变得越来越尖端,通过把实际用户的动作用以巧妙的提示,根据他们的行为,环境就改变了,基于他们看的地方,引发某些事件。这些都是控制VR世界更微妙的方式,而不像去按按钮和开关,对吗?我觉得这样才是高质量的VR体验走向成熟的一部分。

  要通过自动识别用户行为来赋予VR世界以生命力,所以它会根据你的行为来做出反应。目前我们在看的都是很普通,没那么尖端的VR应用,但是其可能性几乎是无限的。这个需要有创意的人才,以及很聪明的程序员和技术人员汇集在一起,来提供让我们能够观察用户行为的工具,并且通过用户的那些反应来协助我们创造一个更为沉浸式的体验。  

  什么题材电影及故事情节适合VR?

  东方梦幻:你觉得哪种题材最适合拍虚拟现实电影?

  克里斯:是的,你知道就根本上而言我是觉得VR体验涉及的面会很广,但是总的来说我感觉这是一个创造故事的机会,你要么是当中的参与者,就好比说你在扮演其中的某个角色,要么你并非其中的某个人物,而是更像我们有时所说的“墙上的苍蝇”,只作为一个旁观者而存在。所以我觉得VR更让人兴奋的原因应该是在角色和非角色间的切换,当你在扮角色时和你不扮角色时的不同,就这么一直换来换去。比如也许故事开始时,你只是在观察,不扮什么角色。然后突然而来你发现“啊?我现在就是里面的一个人物!”,这时你知道你是什么,也有能力开始扮演一个角色。还有一个情况可能会有很好的效果。这个想法是开始时你扮演一个没有故事背景的角色,丝毫没有关于自己的信息。然后会发现一点,你知道,在屋子里走走,发现线索,在镜子里看自己,在虚拟的镜子里,也有可能成为一种有趣的类型。

  先退一步想想其中我们现有的电影类型,哪种最适合转换成VR体验?肯定有些人喜欢动作,你知道,想要更大幅度动作的人,比如乘坐在过山车上,驾驶赛车,或者感觉自己在一场枪战中。但是我觉得大部分人会觉得这种体验太激烈,你知道。我们得考虑更大的观众群。我觉得最终大部分获奖的VR体验不是靠动作的,而是更靠一种几乎像艺术作品似的表达方式,就感觉你被传送到一个幻想世界里的蜕变体验,然后你可以在那里花一段时间。我觉得那种会很流行。我觉得教育方面的VR内容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能去世界各地的博物馆,能够跟你的家人一起,以前你总觉得没有足够的时间,因为每次你们去时候,只来得及看几个项目然后就得走。就想象你可以花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下班回家之后戴上你的Oculus或者你的Vive或者PSVR什么的头显,然后去博物馆的下一个展厅,真心欣赏馆长写的描述,立体观察某个因为是VR让你靠的比现实博物馆更近的展品。这个只是一个只有VR能给你带来的加速学习体验。那么我觉得将来会有一种有各种各样内容的商店,从为玩家设计的最激烈的动作内容到连你的父母都可以轻松体验的丰富内容。  

  东方梦幻:对于故事片,你觉得哪种故事最适合VR?

  克里斯:我们看正在设计过程当中的故事片的时候,总是会有电影中某些有代表性的镜头。一般情况下是电影最后的镜头,正是因为很多事情在同一时间发生,所以我们就能很快断定“OK这能做个很棒的VR体验”,对吗?也是因为有很多事情在同一个地点发生,那么这个就是决战,是动作的竞技场,你看哪里,哪里就会有有趣的东西看。所以我觉得VR比较适合那种片子,幻想大片,或者历史片,带你去个完全不一样的,在现实世界去不了的世界里头。我觉得这类型的电影是最适合这种VR体验,也可以跟自己的传统版本同时上映。这样你能去看该电影的传统版,就是说墙上的长方形,对吗,然后也可以去步入电影里面,但是不一定是整个电影,就是那个(电影的一部分),你知道电影最好的是你等不及体验的部分。 

  VR创作需要更多有天赋的年轻人一起合作

  东方梦幻:你曾经说过“真正顶级的VR内容非常难,需要全世界的有天赋的年轻人一起合作,所以一定要从最开始的阶段就要在一起合作”,是吧?

  克里斯:有(说过)。

  东方梦幻:我们VR青年导演计划正在网罗有天赋的影视从业者和VR爱好者,对这么一帮VR行业初期创作者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克里斯:有的,首先我想向他们说,谢谢你们的勇敢,这个不容易,我觉得轮到你们了,你们应该想的更多,更广泛,跳出固定的思维模式。这不是传统电影行业,这也需要对新科技的了解。你也必须得灵活,得趁着新技术的改变来做。你们得敢于有远大梦想,想得更大,但同时也要确认目前有技术是否可以实现它。我学电影时候,他们跟我讲的第一个道理就是一个很长但质量不好的作品不如比较短但是质量好的作品。我鼓励大家好好琢磨这个道理,刚开始别做的太野心,而是应该在技术允许的最好角度下,应该要做得更创新,向世界展现你的个人天赋。

  东方梦幻:谢谢,他们也想和你说谢谢!

  克里斯:我的荣幸。

  VR及未来!

  东方梦幻:您觉得在这个AR和VR,除了在影视方面,它会在哪些方面会改变这个世界呢?

  克里斯:VR在很多方面都很重要,我们通常想到的只是虚拟现实在娱乐方面的价值,但实际上娱乐只占我们生活内容的一小部分。我觉得我们还没有说到的,除了有信息价值的,教育,博物馆之类的,我们还没说到的方面就是社会方面的VR。比如举个例子那简单的游戏,应该叫做Oculus Toybox,如果只是你自己一个人在玩儿,就是用手柄在游戏里捡东西,很快你就会玩儿腻了。但是如果你是在玩一个多人游戏的话,而你看到身边有其他玩家,也许是你的朋友,你们在电脑游戏里一起完成任务,合作建个东西之类的,光这样,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也会让你觉得很有吸引力。它让你想要继续玩儿下去,而且会让你更多地去了解你的玩伴。这其实涉及到的是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它总是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不是吗?

  从原始人时代开始,一直到现代,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手机和平板电脑来交流。对此我是这么看的,交流的方式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新的阶段里,我们不必再身处同样的时间和地点也能进行交流。而我们已经无需局限于还得拨打电话或者接通视频,正如现在我们所做的那样,那时虚拟现实会带领我们步入一个共用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我们可以玩儿游戏,坐在一块儿聊天,和彼此分享各自的想法。而且我认为虚拟现实全面到来的时代将加速人类学习的过程,它将加速人类智力的开发,我是这么觉得的,希望它能真的把人们都维系在一起。所以总的来说我认为这对于人类而言是一件非常好的事,而且可能会帮助我们破除两国之间的隔阂和壁垒。这也是为什么我到此的原因之一,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议题。它将把最美好和辉煌的一面呈现给全世界,而我们必须共同携手去实现这一可能性。  

 

  东方梦幻:好的谢谢。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们节目叫做VR the future,那么我想问的是你自己怎么看未来?

  克里斯:哇...

  东方梦幻:这个问题很大!

  克里斯:的确是。五年以后?十年以后?三十年以后?很难说。我觉得未来是人类现实和虚拟现实的混合,就算一种增强现实,是嘛,有时候也叫MR,混合现实。其实我们现在就在一种混合现实里,对吗?我估计我们这里的背景是数字的,而且我们真实的人类交往就在这里。在将来这样会感觉很自然。这周早些时候我在北京电影学院曾做过发言,其中我说过的一件事是:我九岁半的女儿,她在摆弄我的旧手提电脑时感到很费解,她在那上面无法像用她现在所用的苹果手机或是iPad那样进行触屏操作。而我觉得在将来,其实就是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下一代会觉得无法走进任何媒体、电影、电视的内容里会是很奇怪的事情。那将是一个例外,“哦,等下,不是,只有老套的传统形式的电影你进不去”。会将其变为可能的一个手段是通过将活生生的现实与计算机图形相结合,它将是实现这种可能的技术。我相信你们已经聊过光场摄像技术这个项目了。通过它能对我们所处的世界进行3D扫描,并且能够将其套用到游戏引擎中,这就是所谓的全方位拍摄,或称为光场摄像。现在我们得做出选择,我们是让这一切看上去就像个电脑游戏并且能在游戏中无所不能呢,还是我们对演员进行360度的拍摄呢?很快,我们就不用再做这样的选择题了,很快我们就能将演员的表演以三维的形式输入电脑中,只要你想,就能进行立体的拍摄,而那将会是混合现实存在于虚拟现实中。那就是我所认为的未来的开始,我们接下来的生活会像《黑客帝国》一样。人们会很习惯于在电脑所构建的世界中生活、工作。好好想一想吧!

  东方梦幻:非常感谢。我们很期待看到您以后的作品,也许到我们下一个时代的时候。

  克里斯:谢谢你。

  东方梦幻:Thank you Chris! 谢谢大家收看我们的梦幻秀,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谢谢大家我们下期再见!

  克里斯:拜!

//360推送 //百度自动推送 //51la